上丘点风

自萌晓薛、叶黄、法希、狗崽、快新,极雷对家cp,请不要招惹我谢谢

霜降贺文(标题什么的被吃了)

*私设贼多,文笔贼渣,ooc严重
*这篇文设定的子母蛊是子以母为食,以命抵命

距离母蛊殖在他身上,已过去五天。

薛洋瘫在草地上,万千星辰映入眼帘。他伸直手,轻轻握拳,夜空不为所变。

他离开义城已有四天,闭目,想的都是晓星尘,也不知道上辈子欠了他什么,这辈子竟然要用命去还。想到这,薛洋自嘲地笑,转瞬,面容狰狞。薛洋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蚀骨钻心,这份痛持续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子蛊第五天发育所带来的痛与之后的相比根本微不足道,约摸过了一刻,薛洋的身体不再发抖,他借着降灾支起身子,缓缓离开这片草地。

湖中的银月衬得湖水发亮,薛洋完全注意不到,在湖的另一边,一个黑影一直看着他离开。

离开义城,薛洋无处可去,他走走停停,风餐露宿也只有降灾为伴。每每夜至过半,子蛊成长带来的痛如期而至,也常有几次痛晕过去,偶有一次醒来,身边空空的,降灾被人偷去了。这样也好,两手空空,毫无羁绊。

薛洋靠偷来的几个包子为食,幸亏他多少会点功夫,被人抓住三两下就把人给打趴下,没有多余的狂妄言语,拿了包就走。

子蛊长大了,他能感受到体内母蛊的蠕动,也知日子快要来临,后来他也没数第几天,身体开始冒出奇怪的符文,脖子上的伤疤愈来愈明显,可他毫不在乎,直到脸上也出现这种符文,他就披着宽大的斗篷,兜帽遮挡住他整张脸,先是跑回义城,确认棺材内的人和凶尸走了后,他就躲在义庄内,等待死亡的来临。

日复一日,仅仅三天,他就按耐不住潮水般的想念,手里攥着一颗发黑的糖离开义城,前往夔州,妄想能遇到那人。

造化弄人,有人的荷包被偷,薛洋正好经过,就被一名大汉紧抓着手不放,说他是小偷,薛洋也没有反驳,脸一黑,打算打了人就走,因为闹的声大,惹得越来越多的人围观,其中就包括晓星尘。

他愣了一下,兜帽被人一扯,一边已经腐烂的面容暴露在光明中,极其丑陋,叫骂声越来越大,不乏“恶心”的词句,他看着晓星尘,晓星尘也在看他。见他眉头紧蹙,薛洋知道他定要来伸张正义。果不其然,晓星尘出面,虽然薛洋没吱声,但凭着晓星尘的面子,这场闹剧才算结束。

“这位小兄弟,现在没事了,不用怕了。”

原来他以为他在怕。

薛洋抬头,对上晓星尘的眼镜,鼻子一酸,咧开一个笑容,小虎牙夺目,用他原本的声音开口:“谢谢道长!”

薛洋是故意不出手,继而让晓星尘为他出头的。他深谙此人禀性,路见不平定会出手相助,他也像几年前一样,利用他的善良,再次留在他身边。

薛洋停留了几天,晓星尘就把宋岚带回来,那时薛洋离开客栈,宋岚就问起晓星尘的事发经过:晓星尘醒来时置于一片陌生之地,他躺在棺材里,霜华被搁在桌上,空气中充斥着血锈的味道,地上粗粗浅浅地画着奇怪的文字,很明显是一个巨大的阵法,他正是这个阵法的中心。他起来后,唯一的疑惑就是他能重见光明。好友宋岚听后也深有疑惑,显然,他的挚友已经不记得薛洋,记忆仅停留在他来到义城之前。

宋岚试探性地发问:“星尘,你可记得薛洋这个人?”

“薛洋是谁?”

正当宋岚整理思路时,晓星尘突然说:“我遇到一位小兄弟名叫'阿洋',他有趣得很,想必那位薛洋也和他差不多。”说到'阿洋',晓星尘脸上的笑容加深,说到'阿洋'这个名字就能让他如此开心。

二人闲谈了一会,宋岚就找借口离开去街上堵薛洋,入夜了,薛洋还没回来,他就先回客栈,晓星尘在这,薛洋就一定会回来,他不顾老板,一个人坐在中间,整理他知道的的信息。他本被薛洋操纵,可在一天夜里,钉在脑颅内的钢钉开始松动,他的意识也慢慢回来,薛洋最后下达控制他的命令是让他离开义城,离开那哥是非之地,宋岚恢复意识后再返回义城,那时的义城空无一人,棺材内的人也消失了,于是他开始寻找晓星尘,于今日两人才得以相聚,挚友死而复生他固然高兴,只是他不解,薛洋是用什么办法让晓星尘复活的?

每每夜过半,晓星尘从暗格中拿出一把黑剑,这把黑剑是他在一人手中买回来的,因为莫名的亲切感,所以他就不管价钱有多高,照样买回来。他避开前门,避开宋岚,他凭着感觉去找薛洋,一步两步,每走一步他不安的感觉越强烈,他估摸着今天已是第一百天,如果古书上记载的没错,那就是今天了。

今日无月,星星愈发耀眼。岸边没有道路连接的湖心亭,其中有一人倚着柱子喝酒,与其说喝,不如说是浇,脸上,衣服上,几乎全身都蔓着酒香。没有斗篷的遮掩,他似乎更加自在,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他可以欣然接受,可内心始终揪着,总有放不开的东西,这东西是什么呢?薛洋想不通,越喝越愁。他抬眸望向天空,他的眼神空洞,他看不到如初的夜空。他张开手掌,有一点冰凉落在掌心,凉意席卷全身,画面交叠,他仿佛回到当年的义庄:走在街上,白雪打湿衣服,他拉着道长的手喊他快些,道长轻笑,握紧他的手。

“道长,今天是霜降。”一样的话语,没有人再回应他。

一黑一白双剑在黑夜中熠熠生辉,降灾带领他前往薛洋所在之处,果不其然,降灾所指引的即是湖心亭的方向。晓星尘御剑飞行,离他们往年霜降休憩的地方越来越近,第一次去到湖心亭的时候薛洋就跟他说:“这里真好,没人打扰我们!道长,以后过霜降我们都抛下小瞎子来这里寻一片清净好不好?”

晚上记得薛洋的晓星尘已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子蛊以母蛊为食,薛洋是想用他的命换他的命!他后悔当初救他回义庄,后悔当初没有一剑杀了他。薛洋不是恨透他吗,为什么要费那么大劲去救他?此刻最不解的是,明知那个恶霸要死,他却舍不得。

薛洋听不见任何声音了,整副身体欲倒不倒,他使劲全身的力气从腰间的小袋掏出一颗发黑的糖,放入嘴中,自忖:好难吃啊。

他整个人栽入湖中,晓星尘赶到时只找到他的尸体,看到通身布满奇怪的符文晓星尘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他将自己藏于黑暗的原因。

薛洋死后,有关他的记忆晓星尘再也记不得了,他只知道心头一直记挂着一个人,却想不起那人是谁。那一晚,薛洋的尸体已被他那日埋在夔州。隔日,与挚友道别后便开始云游四海,所到之处定要到糖果贩子那买上一颗糖,他不爱吃糖,他只记得他记挂的那人嗜糖如命,每逢霜降就回到湖心亭等他,一年又一年,他买来的糖逐颗变黑……

雪从未停,一名白衣道人背着一黑一白双剑,行走在前往夔州的路上。

嘿嘿嘿

唔...汪——框框:

关于我们无料本的一些声明。
和其他大佬讨论了一下,我们这个更加近似众筹本而非无料本。
限定人数是17人,图片为报价。
抱歉占tag
众筹的费用为595元
本子成本为653元,是完全不盈利的。

然后因为之前的转发给圈内以及一些妹子造成了一些困扰,所以本条也希望大家能扩一下,依旧会抽两个人。截止到明晚八点,不提前抽奖啦。
抱歉2333
如果有转过之前那一条的妹子麻烦删一下哈( •̥́ ˍ •̀ू )
明天晚上会删2333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终于有一个向往的对象,我想成为像她那样的人,无拘无束,一身本领。也不知道最终会不会成为那样的人,就给自己一点时间,去验证吧!

落花狼藉酒阑珊:

兄弟一起么

临窗:

买个蛋,叶粉谁买谁犯贱,请打开淘宝,把能退的订单都退了好吗

叶修的小棉袄:

我真的想求求大家,别买官方出的任何叶修周边了。求求你们,别买了,一次都别买,一样都不买账,好么?

愿每一个同担都能被温柔以待:

男主叶修?群像全职?垃圾官方?带你走进荣耀叶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 


长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5644005427?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_rnd1495733925710

熬夜做到现在,请同担姑娘们多去微博支持转发,谢谢!

包包包子铺!:

“我的魔术师,愿万千星辰为你加冕

2017.7.6日,王杰希18岁生日

2017年9月,王杰希正式出道

从此,我们拥有了一位魅力无限的成年魔术师


LOFTER邀请所有喜欢杰西卡的小伙伴,一起来送上爱之点赞力,助力魔术

师登上LOFTER开屏

↓↓↓

即日起至7.4日24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手点赞

·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 红心数量超过5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杰西卡专题+庆生

微博

·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杰西卡专题+庆生微博

· 将从所有参与的小伙伴中,抽取5名送上LOFTER王杰希特典LOMO卡1套

注意:以上统计均只包括小红手哦,推荐、转载等不计入在内,当然,依然欢迎用评论等送上你想说的生日祝福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请打上#王杰希18岁生快#标签),成为此次庆生开屏/专题/轮播位图、以及专题文字素材,我们将按照热度优先选择,如果喜欢太太的图,一定要多多为她打call~


一文点醒梦中人

唐末矣:

自勉


東南風:



『不要太自以为是,不要以为自己写作技术很高超,不要以为自己创造的原创人物很可爱。哪怕你的故事真的很好很精彩,那也是因为原作角色本身就足够有趣,才支撑了这个故事。没了原作我们什么都不是。不要把原作的魅力误当成自己的魅力』




点赞。




提醒自己:人都是冲著cp来的,我只是沾了cp的光,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不要太膨胀,赶紧把脑子里的水倒一倒。




一切都是为了江澄。舅舅是世界上最好的舅舅,他值得被温柔以待,值得一個會重視他且對他坦誠相待的人。这就是我产粮的初衷,也是我写下去的动力。




自勉之。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者就不要妄想拥有“脑残粉”了,没有的,不存在的,人家都是想看CP来的。你不写CP,成天夹带私货,人家掉头就走了。




想放飞当然可以,免费产粮的作者不吃谁家大米,吃了免费粮的读者没资格歪歪唧唧。但一边希望受欢迎,成天要热度要读者反馈;一边又不想迎合市场,不参考读者的反对意见。世界上哪有这种两全其美的好事。




不要太自以为是,不要以为自己写作技术很高超,不要以为自己创造的原创人物很可爱。哪怕你的故事真的很好很精彩,那也是因为原作角色本身就足够有趣,才支撑了这个故事。没了原作我们什么都不是。不要把原作的魅力误当成自己的魅力,这是同人作者应有的自觉。












虽说忠言逆耳苦口良药,但知道你听不进去,我就不到你面前找不痛快了。




写出来也不过就是实在不想憋着。




与诸位作者共勉。












--------6月28日补充内容--------








这两天收到了很多人的评论,补充说明一下:




这篇随笔是我以一个写手的身份,站在同人创作者的角度,写给诸位同僚的话。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作者场合。写的是同人作者如何自处;是同人作者怎样看待自己;与读者觉得作者厉不厉害没什么关系,也不相矛盾。所以从读者的角度来说“我觉得XX作者就很厉害啊我愿意做她的铁粉她就算写原创也超棒棒”这种话,在这个场合说其实是错过焦点了。




其二,最初写这个确实是因某位作者有感而发,但最后写出来的内容并没有针对谁。大家都是创作者,也许今天我还能站在这里说得头头是道,明天我也会迷失自己,会成为别人笔下的谁谁。每个同人创作者都需要保持清醒。这些文字写给每个愿意自省的人。没必要去猜测我在指责谁——更不要在这里意有所指的艾特谁(艾特的我都删掉了)这种行为只会让这件事变质。




第三,这篇文可以在lofter内转载,不需要跟我要授权。转载到其他平台请提前告知我。谢谢。













操操操!!!喜欢的唱见大大居然是双道的粉!!!草泥马啊!!!想死啊!!!!!!!!!!

五月渡泸,深入不毛……

【晓薛】梦中见

*晓薛晓无差
*ooc有,新人文渣,勿喷(*σ´∀`)σ

           春归,花开。

           凌厉的剑气指引欶欶而下的花瓣盘旋,锋利的剑刃将花瓣一分为二。宝剑通白,又有冰霜镂在剑身,于晴空下,挥动时似有柳絮纷飞萦绕,看得好令人陶醉。

           薛洋叼着根草,百无聊赖看那人舞剑,自个儿怀中的降灾嗡嗡作响,似在诉它也想出鞘一展风华。他忍不住去打扰:“道长,舞那么久不累么?”

           周身的花瓣不再飞舞,晓星尘的额头早已布上一层薄汗,他停下答道:“不累。”阳光镀在他身上,宛如一位出尘仙人,叫人直直移不开眼。

           “道长,有糖吗?”他一坐下,少年就坐不住蹭过来,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还往他脸颊蹭,“你莫要蹭过来。”话一出少年就弹开,“莫不是道长嫌我?”

           “不是……”只是他出汗,不好让少年继续蹭。“不”字刚出,少年又挽着他的手臂,又靠过来,连降灾都被置在一旁。“道长,你说我是善人还是恶人?”

           少年无故发问,虽不知他何出此言,但他也从心回答:“善与恶,只一念之差,世上本无圣人,我们所做之事只依本性而行罢了,我不愿你误入歧途”,少年狂妄,偏差也是在所难免的,“若你走错路……”

           “你会怎样?”薛洋眼底闪过一抹异色,视线瞥过降灾。

           “若你踏错道,我也会帮你悬崖勒马。”

           少年冷哼一声,悬崖勒马?只怕到时刀剑相见,这句话早化为泡影,况且,他的马早已坠入万丈深渊,凭他之力,如何挽救?

           薛洋伸出手接住纷飞的花瓣,晓星尘眼盲,他不动声色,往晓星尘发冠上添一抹粉色,定睛一看,甚是滑稽,再怎么憋着他还是笑出了声。

           “嗯?”听到笑声,晓星尘想,定是他又被捉弄了。不过他也习以为常,并不在乎,只是被少年的笑声感染,他的嘴角也跟着展开弧度。

           “我家道长真美!”

           “你又捉弄我了。”

           “哪有!好吧,那我帮你拿下来。”借着伸手取花瓣,往晓星尘脸上亲了一口,“道长~”亲完又往他怀里钻,紧紧环住晓星尘的腰身,生怕他下一刻消失不见。

           “……”这少年总爱如此黏他,回想方才柔软的唇瓣触及脸颊时,绯红悄然爬上,闹得他心猿意马。

           腰上的双手突然松开,“想吃糖了。”怀中的余温尚在,不多时,里屋已传来薛洋和阿箐的争执声,晓星尘摇头,随即放下霜华,进屋调解。

           薛洋拥住他的一刻,晓星尘只愿这样的生活能一直持续下去;若是短暂的梦,他也愿长睡不醒。

           “道长,你可别忘了这句话啊。”


没错,就这么短小( ´•̥̥̥ω•̥̥̥` )
有点扯,别介意(•̩̩̩̩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