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醉野
Powered by LOFTER

[晓薛]不知道起什么标题系列

☞很短的短篇

☞不喜勿喷

照进屋内的日光霎时失了色,大雨从天上倾泻下来,酒楼内的嘈杂声一下子被雨声压下去。


酒楼内很快挤满了人,桌桌几乎满人,除了靠近窗口的那一桌。没人敢上去搭话,也没人敢在他对面坐下,人们很有默契地给薛洋让出很多地方,不敢让这位爷感到一丝不满。


又有一个人要挤进来。晓星尘也不想的,奈何距离他最近的、肯留人躲雨的也只有这间酒楼。


小二引一些站着的人上二楼,晓星尘扫视一遍,穿过人群中的间隙,找到一张椅子,他坐下的短时间内,传入耳中的几乎只有雨声,他偏头一看发现大家都在看他,晓星尘礼貌性地微笑,说话声此起彼伏,不一会儿便恢复他坐下前的那副情景。


这位置真好啊,不挤,有没有雨水吹进来,还可以赏景。晓星尘喝着茶,这样想着。


薛洋一直趴着睡,不知道对面多了一个人。晓星尘赏完景,视线一转便注意到薛洋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刚才没注意,仔细一看,“噗”地笑出声。


少年的身体不安地动了两下,懒懒地喊了句“别吵了”,只是声音小,没起到什么作用。在晓星尘听来,声音软软的,甚是可爱。


“闭嘴!”说话声断了,雨势好像大了点,空气中回荡着单调的下雨声。众人一言不发,有几个人压低声音说这下死定了。薛洋又趴下去,又把头抬起来,他眯着眼打量起眼前的人,敢跟他坐一桌,不怕死么?


看这眼神,众人默默为这位敢坐薛爷对面的大兄弟点柱香,上次就有个不怕死的占了薛爷的位置,就被薛爷打得直叫爹。坐他对面也好不到哪去。可在晓星尘眼中,薛洋这副神情就像刚被吵醒十分不满的小孩,他一点都不认为这不满跟他有关。


“这位小兄弟,你……”


“你不是本地的?”


晓星尘说的话被打断也没什么,只是因为薛洋的一句“闭嘴”就能让全部人噤声让他觉得薛洋来头不小。他面色温和,笑着回答:“在下晓星尘,游历到此地,刚到这有诸多不熟,还请……”


“打住。”


“……”


“晓星尘,哪个晓?哪个星?哪个尘?”


“晓是拂晓的晓,星是星星的星,尘是尘土的尘,敢问这位小兄弟的姓名?”


晓星尘?这么奇怪的名字,怪不得穿得像个道士,听名字就觉得整一清心寡欲的人。


“大名薛洋,小名薛爷。”


看少年整理乱发,他又笑出声。“笑什么?”


“没什么。”


“阿洋。”


周围的人像看戏一般,听到晓星尘喊的这一声瞬间笑出声,迫于薛洋的淫威,把笑声憋回去。


薛洋嘴角抽了一下,没再理他,晓星尘也识趣地不说话,二人相对无言,薛洋盯着晓星尘看,晓星尘表面看着窗外,却一直注意着薛洋。


薛洋打了几个哈欠,从别在腰间小袋子里掏出一颗东西,没看清,直接扔进口。


雨势有变小的趋势,嘈杂声掩盖住雨声,晓星尘倒了杯茶刚喝一口就被薛洋夺过去一饮而尽,喝完就起身走出去,还回头看了晓星尘一眼,就消失在雨中。晓星尘愣是没回过神来,也没注意到薛洋回头看他,他紧紧盯着茶杯,往其中倒满茶,鬼使神差地覆上杯口处薛洋喝过的地方,放下茶杯后,杯内的水还是那么多。


原来他吃的是糖。


评论 ( 3 )
热度 ( 5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