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醉野
Powered by LOFTER

情侣的打情骂俏方式之一

☞我很短


☞人物ooc


☞无聊时的产物


☞不喜勿喷,接受意见


金光瑶从窗台看下去,正好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第五天了。”


薛洋似乎没听到,眼睛紧紧盯着手中的手机。


“薛洋,晓星尘又在下面等你了。”


“等就等呗,他自己乐意。”


刚说完话游戏就输掉了,不知是因为晓星尘的事还是游戏输掉的事,薛洋一脸阴翳,手机“啪”地一声被他拍在桌上,“十点他就走,”手机上的时间显示为二十一点五十五分,前四天也是十点准时走,晓星尘是外宿生,自然不能逗留太久,“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自上星期日薛洋跟晓星尘提出分手后,从这个星期一开始晓星尘就没间断过在宿舍楼下提着碗酒酿圆子等薛洋。


“那个傻子为什么不直接上来啊?”


“怕被你拒绝吧。”金光瑶继续看书。


怕被拒绝?那他天天这么做又是图什么?图安慰吗?


摁一下电源键,手机显示为10:02,薛洋朝楼下看了眼,正好对上另一人的视线。他啧了一声,有点不耐烦,“都十点了他为什么还不走啊?”


“明天星期六。”


晕!星期六就想这样等下去?“他有病吧!”


“也不想想因为谁。”


“……”


薛洋咬咬牙,心想:这白痴真是执迷不悟。下到一楼,他风风火火走出去直奔晓星尘,晓星尘看到他,下意识攥紧手中的袋子,他迎上去,喊了声“阿洋”,他把装着酒酿圆子的袋子递给薛洋,薛洋没接,“晓星尘,我上星期天就说过,我们分手了。”


提着袋子的手缩回来,他望着薛洋的眼睛,想从中找出一丝悲伤,可薛洋的眼中只有不耐烦与愤怒。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他说完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多颤抖。


“没有,你没做错什么,是我玩腻了。怎么样,这个回答满意吗?”


“玩腻是什么意思?”他思考了五天,每次下课都想去找薛洋都被告知他不在,他怎么可能不在,每次临近上课铃声总能看到他迟到的身影。他想过好多种原因,是不是因为他职务太多每天忙没时间陪薛洋所以才说的分手,或者是因为老是有些女生缠着他,还是……到现在,他还是难以承受现实给他的答案。


“玩腻是什么意思?你当我是什么?”他重复了一遍。


“就是当初看你好玩才去撩你,没想到你竟然会接受,一个月之后没了兴趣,所以就腻了。”薛洋清楚地看到晓星尘眼中除了愤怒,更多的是绝望,心口突然有点疼。


不出意料,晓星尘上前揪住薛洋的衣领,两张脸之间的距离只有五公分,“薛洋,你当我是什么!”


五天来的情绪一瞬间爆发,薛洋被砸到墙上,头有点疼,他从没见过晓星尘如此生气,事实上两个人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晓星尘也没对他生过气,对谁都这样,对谁都如此,他甚至怀疑他俩没有在一起过,情侣做的事他们基本没做过,一直以来只有他单方面的付出。


薛洋没打算还手,他闭着眼等着一拳砸过来,下一刻便被紧紧抱住,他只听到耳边有个人对他说对不起,等回过神来,只有他一个人留在原地发愣,还有洒了一地的酒酿圆子。


周末回来,晓星尘就听到所有人都在传薛洋交了一个男朋友,晓星尘神色暗淡,他俩之前在一起都是偷偷摸摸的,这次这么高调,薛洋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人?


很快,晓星尘就变得很忙,学生会需要他处理的事情越来越多,临近高考功课也繁重,同在学生会的阿箐就不明白为什么晓星尘要主动承担学生会那么多事务。


阿箐跟薛洋同班,有次阿箐见到晓星尘出现在他们班的门外走廊,阿箐以为晓星尘是来找她的,结果打了招呼也没理,只见他一直盯着最后排睡觉的同学,等到上课铃响折返回教室,阿箐望了一眼最后排,发现薛洋还没醒。


分手之前,薛洋总能在图书馆找到晓星尘,然后就开始骚扰晓星尘,“嘻嘻,你不给我糖我就吵着你,不让你写作业~”给了薛洋一颗糖,薛洋就很识趣地不说话,跑到书架后面的桌子上随手拿了本书就睡觉,晓星尘做完作业之后才去叫醒薛洋,薛洋眯着眼要抱抱时,他只是揉了揉他的头发、伸手抱一下就回学生会会议室处理事务;分手后,晓星尘才后悔,他真想一直抱着薛洋不放手。


写完作业后,他径直穿过书架间的过道直达最后的地方。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晓星尘愣住,他没想到,薛洋真的趴在那里,他鬼使神差地走过去,薛洋侧着头睡,他就盯着他的脸看了十分钟。似是感受到那道灼热的目光,薛洋迷迷糊糊中醒来,看到晓星尘也没惊讶,像以前一样说了句“晓星尘”,张开双臂,投入一个怀抱当中。

晓星尘很久都没放手,头搭在薛洋的肩上,闷着声问:“你的男朋友呢?”

“那就看你想不想和好?”

“想!”身体总是比大脑快一步。

“那你就是我的男朋友。”

晓星尘真是又气又笑,敢情薛洋说的男朋友就是他。

“晓星尘”,“嗯?”,“你想亲我吗?”,“……”

薛洋等着回答,半天也没听到,他结束这个怀抱发现晓星尘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薛洋腹诽:又不是大家闺秀,害羞个什么劲啊!

“想……”半天了他才憋出一个字。果然是纯情小处男,薛洋想道。

于是在图书馆内,晓星尘捧起薛洋的脸,嘴唇轻轻地贴上去,亲了一下,薛洋就伸舌去碰晓星尘的嘴唇,晓星尘睁眼撞上薛洋狡黠的目光,于是学着薛洋的样子。刚开始是薛洋挑弄,两人的气息逐渐加重,薛洋最后放弃争夺主权,身体搭在晓星尘身上,衣摆被撩起来,身体被抚摸的一刻仿佛有电流窜到全身。到最后两人额头相抵,互相掠夺着对方周围的空气。

那天之后,学生会的事务晓星尘是能推则推,突然加大的工作量让学生会其他人叫苦不迭。阿箐发现晓星尘来他们班上的频率越来越高,薛洋学习的积极性也越来越高。某次看到薛洋撒娇、晓星尘在一旁哄着他的样子,阿箐表示真是辣眼睛。

评论 ( 3 )
热度 ( 12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