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醉野
Powered by LOFTER

【晓薛】这大概是一颗糖吧:)

新人第一次写文,有点小紧张,文笔渣构思烂,希望各位看官忽略这些明显的因素,文比较短小,请多多包涵(´▽`ʃƪ)
其实………………好吧。

  “灭常家满门时,你心中可曾有悔?”
  “那是他们自找的,谈何有悔!”
  “那你屠尽白雪观,是为何?”
  “恩怨情仇,于我而言,这是快意。”
  “你留我身边多年,又图的是什么?”
  “……”少年答不上来,暗自腹诽:这道士怎么那么多问题!
  白衣道士屈膝而坐,双手捧杯香茗,移至唇前,和着热气入口,口中茶香久久未去,苦后甘甜由喉延伸,化为嘴边浅浅的笑意。刚放下杯盏,忽觉腿上一沉,感觉到熟悉的气息,他缓缓开口:“阿洋,你身体刚好,莫要躺地上。”
  少年呵了一声,白衣道士叹息,少年又不听了,面对少年,他是无可奈何。
  少年就着现在的姿势,仔细看着白衣道士,突然心生一念,开口道:“道长,我想吃糖。”
  “那我回去拿……”话未说完,脑袋被人一按,便被一片温热堵住。一开始,只是嘴唇贴着嘴唇,可少年似尝到香茗遗留的清香,忍不住想要深入品尝,取而代之的,是舌齿的交碰。感觉到身前人的僵直,少年忍不住笑。
  缠绵许久,少年才不舍地停下。完成了言传身教,在他嘴唇离开的一刻,白衣道士突然贴上来。他轻轻吮吸着少年的嘴唇,并没有探舌而入,动作温柔,如明月清风席卷少年的内心。少年突然伸手解开白衣道士脑后绷带的结,有些得意,眼神狡黠得似在笑,可三指宽的白布褪下时,一对星眸半闭,少年的眼倏然睁大,四目相对,白衣道士也停下嘴边的动作。
  “道长,你的眼睛……”少年无暇顾及微红的双唇,他此刻的惊讶,绝不亚于往昔任何一刻。
  “这事,日后再告诉你。”
  白衣道士伸开双臂圈住眼前的少年,附在少年耳边轻语:“阿洋,以后别再作恶,好吗?”
  少年试回抱,一声“好”刚出,却拥住空气,抱了个空。
  海棠花满天飞,手中残余的温度,似真,非真……

  少年闭眼再睁眼时,烛火摇晃,将室内的黑暗突出,眼前仅几张破旧的桌椅,傍着的棺材的温度将他从梦境拉回来,棺内的人平静依旧,死寂如昨。
  少年缩成一团,靠着棺材,与棺内的人的距离无减,以为这样可以暖和点。
  黑云笼罩着明月,星光点点,遥不可及。长夜无风,两行泪痕,难以带他回刚才的梦。
  少年喃喃着,嘴里不断重复着一句话:
  “道长……快回来……”

  红线断开,一端不断地扯,不到另一端不停;另一端则静默无声,再无声息。

评论 ( 9 )
热度 ( 37 )
TOP